首页 紫微斗数正文

紫微斗数诀

玄学库 紫微斗数 2019-02-27 351 0

太微赋:

斗数至玄至微,理旨易明,虽设问于百篇之中,犹有言而未尽。

至如星之分野,各有所属,寿夭贤愚,富贵贫贱,不可一概论议。

其星分佈一十二垣,塑型二十六位,人庙为奇,失度为虚,

大抵以身命为福德之本,加以根源,为穷通之资。

星有同跟,数有分定,须明其生克之要,必详乎得垣失度之分,

观乎紫微舍啤,司一天仪之象,卒列宿而成垣。

土星苟居其垣,若可动移;

金星专司财库,最怕空亡;

帝居动则列宿宾士;

贪里自区明已送。

各司其职,不可参差。

苟或不察其机,更忘其变,则数之造化远矣。

例曰:禄逢冲破,吉处藏凶;

马遇空亡,终身奔走;

生逢败地,发也虚花;

终处逢生,花而不败;

星临庙旺,再观生克之机;

命生强官,细察制化之理;

日、月最嫌反背,座星星亙复綫倘居空包得失最为要紧;

若逢败地,扶持大有奇功;

紫微、天府,全依辅、强之功;

七杀、破军,专依羊、铃之虐。

诸星吉逢凶也吉,诸星凶逢吉也凶;

辅、强夹帝为上品,桃花犯主为至淫;

君臣庆会,材擅经邦;

魁、销同行,位居台辅;

禄、文拱命,贵而且贤;

日、月央财,不权则富;

马头带箭,镇卫边疆;

刑囚夹印,刑杖惟司;

善荫朝纲,仁慈之长;

贵人贵乡,逢者富贵;

财居财位,遇者富奢;

太阳居午,谓之日丽中天,有专权之贵,敌国之富;

大阴居子,号田水澄桂蔓,得清要之职,忠諫之材;

紫微、辅、粥同宫,一呼百诺,居上品;

文、耗居寅、卯,谓之众水朝东。

日、月守不如照合,荫福聚不怕凶危;

贪居亥、子,名为泛水桃花;

刑遇贪狼,号日风流彩杖;

七杀、廉贞同位,路上埋尸;

破军暗耀同乡,水中作或 禄居奴僕,纵有官也宾士;

帝遇凶徒,虽获吉而无道;

帝坐金车,则回金舆捧枫 福安文耀,谓之王袖天香;

太阳会文昌于官禄,皇殿朝班,富贵全美;

太阴会文曲于妻宫,赡宫折桂,文章令盛;

禄存守于四财,堆金积玉;

财荫坐于迁移,世商高贸,耗居禄位,沿途乞食;

贪会旺宫,终身鼠窃;

杀居绝地,天年夭似顏回;

贪坐生乡,寿考永如彭祖;

 忌暗同居身命疾厄,沉困厄贏;

凶星会于父母、迁移,刑伤产室;

刑、杀、同、廉贞于官禄,枷扭难逃;

官府加刑、杀于迁移,离乡遭配;

善福守于空位,天竺生涯;

辅、迅单守命宫,离宗庶出;

七杀临于身命,加恶杀必定死亡;

羊、铃合于命宫,遇白虎须当刑戳;

官府发于吉隆,流杀怕逢破军;

羊、铃凭太岁以引行,病符、官府皆作祸;

奏书、博士与流禄,尽作吉祥;

力士、將军同青龙,显其权势;

童子限如水上泡沤,老人限似风中燃烛;

遇杀口口口,流年最忌,人生荣辱,限元必有休咎;处世孤贫,

数口口驳杂,学者至此,诚玄微矣。

形性赋:

原天紫微帝座,生为厚重之容;

天府尊星,当主纯和之体。

金乌圆满,玉兔清奇。

天机为不长不短之资,情怀好善。

武曲乃至刚至毅之操,心性果决。

天同肥满,目秀清奇。

廉贞眉宽、口润、面横,为人性暴,好怨好争。

贪狼为善恶之星,人庙必应长耸,出垣必定顽囂。

巨门乃是非之耀,在庙敦厚温良。

天相精神相貌持重,天梁稳重,心事玉洁冰清。

七杀如子路暴虎冯河,火铃似豫让吞炭装哑。

暴虎冯河兮目大凶狠,吞炭装哑兮暗狼声沉。

俊雅文昌,眉清目秀Z 磊落文曲,口音便佞;

在庙定生异德,失陷必有斑痕。

左辅右粥,温良规模,端庄高士。

天魁天铺,具足威仪,重合三台,则十全模范;

擎羊陀罗,形丑貌粗,有矫诈体态。

破军不仁,背重眉宽,行坐腰斜。

奸诈好行惊险,性貌如春和蔼,乃是禄存之情。

德情怀似火烽冲,此诚破耗之威权。

星论庙旺,最怕空亡,杀落空亡,竟无威力。

权、禄聚九窍之奇,耗、劫散平生之福。

禄逢梁荫,抱私财 益与他人;

耗遇贪狼,逞淫情于井底。

贪星人于马垣,易善易恶;

恶曙扶同善耀,稟性不常。

财居空亡,巴三览四;

文曲旺宫,闻一知十。

巨合廉贞,为贪滥之曹使;

身命司数,实奸盗之技儿。

猪屠之流善禄,定是奇高之艺;

细巧伶俐之男居生旺,最要得隍。

居死绝专看福德,命最嫌立于败位;

财源却怕逢空亡。

机、刑、杀荫孤星,论嗣续之官;

 加恶星忌耗,不为奇特。

陀[忌]耗囚之星,守父母之隱,决然破祖刑伤,兼之重格,

宜相根基,要察紫微肥满,天府精神,禄存禄主也应厚重。

日、月、曲、相、同、梁、机、昌,皆为美使之姿,

乃是清奇之格,上长下短,目秀眉清。

贪狼同武曲,形小声高而量大;

天同加陀、忌,肥满而目渺。

擎羊身体遭伤,若遇火、铃、巨暗,必生异德;

又值耗、杀,定主形丑貌粗。

若居死绝之限,童子哺乳,徒劳其力,老者亦然寿终。

此数中之纲领,乃为星纬之机关,玩味专精,以参玄妙,眼有高低,

星寻喜怒。假如运限驳杂,终有浮沉;如逢杀地,更要推详;

倘遇空亡,必须细察。

精研于此,不患不神。

斗数准绳:

命居生旺,安富徙各有所宜;

身坐空亡,论荣枯专求其要。

紫微帝座,在南极不能施功;

天府令星,在南地专能为福。

天机、七杀同宫,也善三分;

太阴、火铃同位,反成十恶。

贪粮为善宿,人庙不凶;

巨门为恶雕,得垣尤美。

诸问在紧要之乡,最宜制伏;

口口在身命之位,却受孤单。

人见杀星,倒限最凶,福荫临之,庶几可解,

大抵在人之机变,更加作意之推详。

辨生克制化以定穷通,看好恶正偏以言祸福。

官星居于福地,近贵营财;

福星居十 宫,却成无用。

身命得星为要,限变遇吉为荣。

若畜产媳有无,专在擎羊、耗、杀;逢之则害,妻妾亦然。

相貌逢凶,必带破相;疾厄逢忌,定有危贏。

须言定数以求玄,更在同年之相合,总为纲领,用作准绳。

斗数发微论:

白玉瞻先生日:“观天斗数,与五星不同。”

按此星辰,与诸术大异。

四正吉星定为贵,三方杀拱少为奇;

对照兮详凶详吉,合照兮观贱观荣。

吉星人垣则为吉,凶星失地则为凶。

命逢紫府,非特寿而且荣;

身遇星,不但贫而且贱。

左右会于紫府,极品之尊;

科权陷于凶乡,功名蹭蹬。

行限逢乎弱地,未必为灾;

立命会在强官,必能降福。

羊陀七杀,限运莫逢,逢之定有刑伤(劫空伤使在內合断)。

天哭丧门,流年莫遇,遇之实防破害。

南斗主限必生男,北斗加临先得女。

科星居于陷地,灯火辛勤;

昌曲在于凶乡,林泉冷淡。

奸谋频设,紫微愧遇破军;

淫奔大行,红驾羞逢贪宿。

身命相克,则心乱而不闲;

玄温叩天姚星,三宫则邪淫湎耽酒。

杀临三位,定然妻子不和;

巨到而宫,必是兄弟无义。

刑杀守子宫,子难奉老;

诸凶照财帛,聚散无常。

羊陀(临)疾厄,眼目昏盲;

火铃到迁移,长途寂寞。

尊星列贱位,主人多劳Z 恶星应贱宫,奴僕有助。

官禄遇紫府,富而且贵;

田宅遇破军,先破后成。

福德遇空劫,奔走无力;

相貌加刑杀,刑克难免。

后学者执此推详,万无一失。

重补斗数彀率:

诸星吉多,逢凶也吉;

诸恶星多,逢吉也凶。

星更增度,数分定局。

重在看星,得垣受制,方可论人祸福穷通,

大概以身命为祸福之柄,以根源为穷通之机。

紫微在命,辅、迅同垣,其贵必矣。

财、印夹命,日、月夹财,其富何疑?

荫福临不怕凶冲,日月会不如合照。

贪狼居子,乃为泛水桃花;

天刑遇贪,必主风流刑杖。

紫微坐命库,则曰金舆捧御輦;

临官安文耀,号为衣锦惹天香。

太阴合文曲于妻宫,翰林清异;

太阳会文昌于官禄,金殿传肿。

禄合安四财,为烂谷堆金;

财荫民迁移,为高商富客。

耗居败地,沿途丐求;

贪会旺宫,终身鼠窃。

杀居绝地,生成三十二之顏回;

日在旺宫,可学八百年之彭祖。

巨暗同垣于身命疾厄,贏瘦其躯;

凶星交会于相貌迁移,伤刑其面。

大耗会廉贞于官禄,枷极囚徒;

官府会刑杀于迁移,离乡远配。

七杀临于陷地,流年必见死亡;

耗杀忌逢破军,火铃嫌逢太岁。

奏书博士并流禄,口口乎吉祥;

力士將军与青龙,益显其权禄。

童子限弱,水上浮泡;

老人限衰,风中燃烛。

遇杀必惊,流年最紧。

人生发达,限元最怕浮沉;

一世跡凰 命限逢乎驳杂。

论而至此,允矣玄微。

增补太微赋

前后两凶神,谓西邻加侮,尚可撑持;

同室与谋,最难提防。

片火焚天马,重羊逐禄存,劫空亲戚无常,权禄行藏靡定。

君子哉魁销,小人哉羊铃,凶不皆凶,吉无纯吉。

主强宾弱,可保无虞;

主弱宾强,凶危立见。

主宾得失两相宜,运限命身当互见。

身命最嫌羊、陀、七杀,遇之未免为凶;

二限甚忌贪、破、巨、廉,逢之定然作祸。

命遇魁昌常得贵,限逢紫府定财多。

凡观女人之命,先观夫子二宫,若值杀星,定三嫁而心不足;

若逢羊学,虽啼哭而泪不干。

若观男命,始以福财为主,再审迁移何如,二限相因,吉凶同断。

限逢吉耀,平生动用和谐;

命坐凶乡,一世求谋齦龄。

廉禄临身,女得纯阴贞洁之德;

同梁守命,男得纯阳中正之心。

君子命中,亦有羊陀火铃;

小人命內,岂无科禄权星。

要看得垣失垣,专论人庙失庙。

若论小儿,详推重限,小儿命坐凶乡,三五岁必然夭折;

更有限逢恶杀,五七岁必主灾亡。

文昌文曲无魁秀,不读诗书也可人。

多学少成,只为擎羊逢劫杀;

为人好讼,盖因太岁遇官符。

命之理微,熟察星辰之变化;

 数之理远,细详格局之兴衰。

北极加凶杀,为道为僧;

羊陀遇恶星,为奴为僕。

如武破廉赏月深谋而贵显;

加羊陀空劫,反小志以孤寒。

限辅星旺,限虽弱而不弱;

命临吉地,命虽凶而不凶。

断桥截空,大小难行;

卯西二空,聪明发福。

身命遇额,叠积徽;

二主逢劫空,衣食不足。

谋而不遂,命限遇入挚羊;

东作西成,限身遭逢辅相。

科今禄拱,定为折桂之高人;

空劫羊铃,作九流之术士。

情怀畅舒,昌曲命身;

诡诈浮虚,羊陀陷地。

天机天梁擎羊会,早有刑而晚见孤;

贪狼武曲廉贞逢,少受贫而后享福。

此皆斗数之奥妙,学者宜熟思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