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紫微斗数正文

紫微斗数看命之论断

玄学库 紫微斗数 2019-02-27 299 0

  看命断法。友人时来质问。余每告以不看原书。故看命时。对于断法。无所措手。友人云。书內词句已记其大半。讲命者十之七八。其他各宫。多有混合。或未言及。实不得其要领。余按原书之理。与实地考验有效者。答之曰。凡原书中。无论身命。无论男女命。有语皆可置于十二宫中论断。友人仍未解其意。余复摘句详言之。

  假如斗数骨髓赋注解云。梁居午位。官资清显。因午宫安命。天梁坐守是也。丁生人上格。己生人次之。癸生人主富。又次之。若命盘上。他宫得此午方天梁星曜。亦可借断。虽不能官资清显。当然见有清高孤峰。谨慎聪颖。如加煞被冲。或复杂不纯。则孤弱苦寒之意。必有其他情节矣。又如巨门天机居卯为旺。亦主破荡。无论男女身命临之。及其他宫。又何偿不是如是。功名富贵亦不能无破荡之人。又如极居卯酉。多如脱俗僧人。紫微为北极。如坐守命宫。加煞主僧道。无煞加吉最佳。附有左右主贵。有声名。若子方安命。以卯为田宅宫。则田宅富有。亦可据此为断。入于其他各宫。均可推广斯意。全盘以紫府为枢纽。其次日月之旋转。其次则杀破狼之分佈。以四化为用神。以流年四化流禄流羊流陀流马咸池大耗红鸾天喜等星。又为用神。断事自然神妙。太岁三煞等星。更不可少。

  余在第一集斗数宣微杂论中有云。以命垣前一宫为父母宫。其上为神德。以福德宫作祖父宫看。以田宅宫作曾祖父宫看。高祖以上按次推之。遇羊陀主该代分家析产之类。如见宫內众吉相聚。当然该代兴隆。如遇杀破狼之代。多为外出创业不承祖业之人。此法可考以上祖先十二代之盛衰。以子女宫往下推。至财帛宫作嫡孙侄孙宫看。以疾厄宫作曾孙宫看。玄孙以下。按次推之。可知后裔十二代之强弱。人道即天道。变化无尽期。周而復始。如春夏秋冬四时流行之意。必须参合对宫。互相考证较妥。比如父母宫是廉贪。期父母之命盘三合必多有廉贪。其子女宫是同梁。其子女之命盘三合必有同梁。其余一切皆由此法推测莫不皆然。颇有深意存焉。

  盖剥复迴圈之事。家家所遇。人人所有。万勿耻其一时。而自己虽不作可耻之事。亦不可耻于人。若考上下代。以及本身。准无可耻之事乎。耻之一字。虽圣贤不免。如以上之断法。亦可加在推出各宫。再论定之。

  如祖父宫。或曾祖宫。如天梁在午。有禄无煞。诸星拥护。必然此代光荣。又如巨机之类。入于祖父宫。或曾祖宫。此代定有破荡败业。若见先后破家之人。其于兄弟妻妾嫡孙曾孙各宫。以至大小限运。莫不皆然。虽云破荡。亦系争强之人。惟事与心违。所处环境。不能由己耳。按经云。巨机同宫。公卿之位。加吉方论。余谓至公卿之位者。未必不为破荡之人。公卿自是公卿。破荡自是破荡。而破荡者。亦能有至公卿。若无吉。则下等破荡必矣。其他各宫。与原斗数之注解。如此借用论断可也。又如擎羊火星。威权出众。同行贪武。威压边夷。辰戌丑未安命。如此断。若临于兄弟妻妾等宫。则兄弟妻妾。固不能兵权万里。然威压家庭。或邻里。以及亲朋。令人生畏。概可想见。或冲散別居。其他之宫以此推求。为人谈判。无不中的。

紫微观命经验谈(民国?南北山人撰)

  安妥命盘,只见满盘数十星曜,善恶兼有时,以命宫所落何地即与何星同垣为主要,次则观审身宫及同垣之曜,三则看命及身宫其三方四正有何吉曜之拱照,抑或有无羊陀火铃其四煞之冲破,然后再观夹拱如何,其财帛、官禄、迁移与福德又如何。

  命、身二宫至为紧要。若得南北二天之星曜庙旺守值,而三方又得众吉庙旺拱照,且无四煞或空劫刑囚耗忌之交会冲合或夹持,勿论命身坐落何宫,皆作美论。

  再若合局入格,更得众吉拱与吉夹,应系美上加美,秀实之最。

  若是命、身皆强,而财迁官三宫亦见众吉齐凑,则此命必非凡品,成人者可作富贵兼有(注:官禄宫佳吉,则以贵断。财帛宫若是胜于官禄宫,则以富断。若是财、官二宫皆为吉美,则以富贵双全断。惟富贵双全之命,其命务必入格,如“三奇嘉会格”、“將星得地格”、“明珠出海格”、“日照雷门格”、“雄星朝垣格”等是,否则不可妄测),少年者可作来日发达之断。

  然而亦有者命、身及财迁官福六宫皆强,而有为之大限均值闲陷之刑囚耗忌空劫或逢遇四煞,则告美玉瑕玷,虽美不足,得数为之大减,而务必断以中格之情。

  倘若命、身及财迁官福皆吉,而三方四正亦有羊陀火铃之一二冲破,纵系入格之命,亦不作全美之论。

  至于不入格者,则断以一生忧劳,若是大限行地亦陈凶多吉少之象,不免于灾患悔吝之屡生。

  命宫吉凶同守而三方得吉曜之拱冲,仅主一生蹇滯,而大限吉利亦可获益非浅(注:凶星平陷则否,吉星亦平陷则告徇为欠吉之论,虽大限极美亦难通达。此外且主其人性情不稳,爱憎难定)。

  但若是命宫纵有吉星守垣,而三方有吉亦有煞曜拱冲,则谓“秀而不实”(注:见一煞或空劫亦然),则主其人与命宫同坐平闲之煞曜并无二致。

  盖三方仅为财迁官三者而已,均不可为煞所值,入财则财损,入官则官吝,入迁移则主出门多咎,直接有损财、官(或事业)之获也。(注:倘若三方仅见杀破廉贪四凶,常人为灾较四煞为轻,亦主个性刚强,意志坚定,惟武人得之反作禎祥。然命坐七杀于七杀平闲或得七杀对宫冲照,虽庙旺亦终不利 。)

  凡命得长生、帝旺与临官者,复得众吉守照,终必发达。

  武人则利见博士、青龙、將军之同守命身,再无诸恶之拱冲夹持,定无不吉之理。单是命身佳美而无四煞诸恶之拱冲夹持犹嫌不够,尚须财迁官三宫悉皆得众吉守照始作美论(注:如吴佩孚將军之命即是),不然则为减美,或多富而不能贵显,或贵荣而难作富奢,或富贵俱不易获,仅为出门顺利而已矣。

  大抵命身佳吉而官禄宫亦佳吉者,虽财宫欠美,亦均多主公私俸禄,不致有衣食之虑,而财官佳美而官禄欠吉者,多主为普通庶人,或商贾或技艺,而亦不虑于衣食。二者若是迁移欠吉,仅主毕生辛劳,与人难处,庸常不易盛旺,官吏不易擢升而已。

  唯财、官宫既然欠吉,迁移亦欠吉,纵使命、身两皆佳美,亦难平步青云而有所遂心之作为,更有者一世忧虑,落寞寡欢,甚至为常年之贫困而苦恼。

  再若命身既成驳杂而又系欠吉,而财、官、迁三宫亦均不美,纵得福德、僕役、父母等宫佳吉,亦作一生偃蹇之断,尤命身有刑忌耗囚死绝及截空、旬空、空、劫或孤辰、寡宿之守照为甚。

  男性之要宫,为命、身、财、官、迁、福、妻、僕、兄弟其九宫,惟以命、身、财、官、迁、福六宫为最要。女性者以命、身、福、夫妻、子女、父母、兄弟为著重,但以命、身、福、夫四宫为至要。

  惟男女之命身及福德、迁移均不宜坐守七杀。倘命入七杀位于朝斗仰斗之地而合局入格,男者固可富贵于一时,然则终必不美(注:如袁世凯即乃正宗“七杀朝斗格”,暴歿于五十八岁亦系一例)。而凡不入格者尤其不为美论,无煞冲合则主性情怪僻、刚愎逾常、厚己苛人,终遭灾悔遽临。有煞交会者主贫贱孤寡,亦主奸佞张狂,与人不睦,一生不得发达。再若七杀冲命,为祸亦不在轻,既主终身难有达日,又主出门性好争斗,凡事斤斤较量,不得人缘,求谋于艰涩之中。居奴僕则每遭人之侵害,且主交结狐朋狗党,悉乃不情不义之辈。守福德则福薄德浅,曖昧猥琐,伤风败俗,亦主一世庸碌,了无昂然大志。

  女子若逢七杀守命,非生乡而庙旺无煞会合者,主孤冷寡合而执拗,纵有男志及作事有方,亦主刑克至重。入身宫为祸稍轻,然主一生劳苦与躯体异常,居迁移则好事争纷,每每与人为敌,滋生怨隙。守福德尤其不宜,不主娼妾则主淫贱,有刑夫克子、与人私通之虑。

  男子得杀破廉贪之冲合,虽俱不见煞亦主每多进退,有煞则一生忧虑,灾祸交叠难有寧日,复见化忌或空劫耗使等恶,必系流离失所、四处飘荡之人。惟得武破廉贪之冲合而不见七杀及四煞之交会,又见昌曲辅弼魁钺紫府之守照,允为上格,富贵必矣,女子逢之坚贞贤能,才智过人而旺夫益子。

  命宫有七杀与廉贞之合守,勿论居于何地,男女皆不为良,命、身各有杀廉分值亦然。

  命宫有贪狼、廉贞之合守,或命、身分值一星,男女均多淫邪。大凡贪狼守值命或身宫于闲陷,多主其人耽于酒色,女则人尽可夫。而仅有廉贞一宿独守命身,男女虽不免征逐酒色,然较贪狼守值为吉。

  观其人有无才识之福,则看命身是否俱见昌曲魁钺,最喜四宿皆得,见一二仅主聪敏而已。昌曲之魁钺守照命身,须观有无四煞冲破,乃至其地生克如何。盖凡遭煞刑或遇地克,则文星受害,多无实学之有,反主其人矫虚狡诈,善嫉好妒反覆无常矣。身坐文曲于生地而命宫仅得文昌冲照,再若命、财、迁三宫又欠吉,纵然书画双擅,亦主难于贵显,清寒贫士耳。

  命逢武贪火铃于庙旺而无空劫刑囚耗忌之交会,男主军旅成功,富贵兼享,女则代夫行权,亦主才识双美,志胜鬚眉。

  紫微或天府守命而三方无煞,男女皆主禎祥,尤二星同宫或分值命、身为最吉,紫微赋七杀以权,可制其凶。故凡七杀命身者,宜见帝极之守照,否则大忌。

  巨门为是非暗曜,守值命身宜庙旺而逢遇太阳,躔于陷地纵见旺日亦欠吉,尤忌遭四煞之冲合,必主无事生非,一生不能作为也。

  命逢空劫之拱冲,纵然命局入格亦枉然,难有旺达之期。二星同宫而守命,定主其人巔三倒四,百事无成。二星同宫而冲命,常有奇灾大祸,喜得众吉之解救。二星夹命,既主终身难遂己志,亦主幼少凶祸。空劫二星诸宫不利,值庙旺庶可灾轻。

  疾厄宫坐煞会煞,多遭破相或肢体伤残,否则青中年难逃凶险。父母宫坐煞会煞,而命身飞入丧、吊、白虎与天刑,则主双亲不全。

  此是观命之一得,篇幅不允,无以逐一详述而概括致尽,即此结束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