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风水正文

阳宅紫白赋辨正

玄学库 风水 2019-03-02 187 0

紫白赋辨正 上篇

紫白飞宫、辨生旺退煞之用。三元分运、判盛衰兴废之时。

何谓紫白、洛书九星也。飞宫者、飞布八方也。八宅俱以本宅之星入中宫、照排山掌飞去、如是坎宅、即以一白入中宫、二黑飞乾之类。此特举例而言、沈祖緜注、谓与下气运为君之意全悖、非也。生财退煞者、以飞到各方之星来生中宫之星者曰生、克中宫之星者曰煞、与中宫比和者曰旺、中宫之星生各方之星者曰退、克各方之星者曰死。凡此则以九星各有五行、如一白属水、二黑五黄俱属土、三碧四绿俱属木、六白七赤俱属金、九紫属火、而定其生旺退煞焉。论气运则有三元之分、上元运为一二三、中元运为四五六、下元运为七八九、得元运则兴盛、失元运则衰废、理固然也。

生旺宜兴、运未来而仍替。退煞当废、运方交而尚荣。总以运气为权衡、而吉凶随之变化。

水遇金为生、遇水为旺、然未交三元金水运、则为失令而仍替。水遇木为退、遇土为煞、然方交三元金水运、则为得令而尚荣、权衡一定、无论生旺退煞、总以三元为主、得运者吉、失运者凶、俱从此而变化焉。此总摄通篇大旨、而归重元运。

然以图之运论体、书之运论用、此法之常也。有时图可以参书、书可以参图者、此又其变也。

图运、是河图之运、即下文五子分运也。书运、是洛书之运、即上中下三元大运也。体者、如八宅坐定宅星是也。用者、由宅星飞布是也。以图书之五行互参、则书可兼图、图亦可兼书、图书融会贯通、或轻或重、此又常变互用之法也。此总提图书二运、逐一说明。沈注谓河图洛书、不当折而为二,此昧于体用之理耳。

今考河图之运、以五子分运、则甲丙戊庚壬、乃配水火木金土之序、而五行之运、秩然不紊。

河图之一六属水、故甲子配之为水运。二七属火、故丙子配之为火运。三八属木、故戊子配之为木运。四九属金、故庚子配之为金运。五十属土、故壬子配之土运。每子各配十二年、五行配运、岂不秩然有序乎。

凡屋之层与间是水数者,喜金水之运。系木数者、嫌金水之运。其火金土数、可以类推。

凡屋喜生旺、而忌克泄。一层六层、一间六间、是水数屋。在金运庚子、水运甲子、为其所喜。若三层八层、三间八间、是木运屋、在火运丙子、金运庚子、乃其所忌、余类推可也。

生运发丁而渐荣、旺运发禄而骤富。退运必零退而绝嗣。煞运必横祸而官灾、死运损丁、吉凶常半。此以图论、应如桴鼓。

若以图论、则层间之屋、遇五子运、生者为生、比者为旺、克者为煞。层间生运为退、层间克运为死、但死运有吉有凶、故言常半。以上是申明前段图之运论体句。

而九星遇此、喜惧亦同、木星金运、宅逢劫盗之凶。火曜木元、人沐恩荣之喜。书可参图、亦如是矣。

此言书可参图。九星者、指洛书言。此者指图书运言。喜者。喜图书运生旺比和。惧者、惧书与图运死退克煞。其应验亦如桴鼓。以书参图、则书之三碧四绿水、九紫火、可参图之庚子金、戊子木之运也。

又考洛书之运、上元一白、中元四绿、下元七赤、各管六十年、谓之大运、一元之內、又分三元、循序而推、各管二十年、若九星论临一周、谓之小运。

上中下三元、总计一百八十年、而成紫白一周。若分论之、上元大运、一白总管六十年、小运一白、二黑、三碧、各管二十年。中元大运、四绿总管六十年、小运四绿、五黄、六白、各管二十年、下元七赤、总管六十年、小运七赤、八白、九紫、各管二十年。即符合紫白周之数。

提此三运为主、更宜专论其局、八山上元甲子、得一白方龙穴、一白方砂水、一白方居住、名元龙主运、发福非常。至甲申甲午二十年、得二黑方龙穴、二黑方砂水、二黑方居住、福亦如之、举此一元、而三元可知矣。然二者不可得兼、或当一白司令、而震巽受运之生。四绿乘权、而震巽合运之旺。此方之人、亦有庆有。

主运者、生旺退煞之元运也。一白、得龙穴砂之方位也。局与运符、故发福非常。四运喜龙向砂之旺、忌巽水、喜乾水、在乾水、则得零神之吉、在巽水则犯正神之凶、正神之水宜避、须知一二三运、只欲一二三龙穴砂之旺、不喜见一二三之水、见则败财、最喜九八七之水、见水则发财。六运、喜戌乾巳之龙向砂、忌戌乾巳之水、喜巽辰亥之水。七八九运、欲兑艮离龙穴砂、不喜见兑艮离之水、见水则失财、喜一二三之水、则无不发福。作者龙穴砂水四字中、水字原著有秘、盖山旺水衰、水旺山衰、原有定理、观拙著楼宇宝鑑『钥法』自明。又须熟读拙著『地学铁骨秘』之元运歌。甲子申、贪狼一路行。坤壬乙、巨门从头出。癸未卯、俱是禄存至。巽辰亥、尽是文曲位、戌乾巳、武曲一星联。丁酉丑、破军七八九。艮丙辛、位位是辅星。庚午寅、右弼此星真。经曰、识得零神与正神、只日入青云、不识零神与正神、代代绝除根、其斯之谓矣。

且先天之坎、在后天之兑、后天之坎、在先天之坤、则上元之坤兑、未可言衰。先天之巽、在后天之坤、后天之坤、后天之巽、在先天之兑、则中元之坤兑、亦可言旺。先天之兑、在后天之巽、后天之兑、在先天之坎、则下元之巽、不得云替。此八卦之先后天运、固可合论也。

此申明书之运论用句。如兑属金、坤土、运值上元、则金生水为退气、土克水为死气。不知先天之坎、在后天之兑位上、则兑虽被上元泄、而先天坎水、却是得令。又如后天之坎、在先天坤位上、则坤虽克上元坎水为死气、而先天之坤土、却是得令。故上元坤兑二位、俱是先后天之吉、未可言衰。坤土兑金、运值中元、木克土为煞气、金克木为死气。不知先天之巽、在后天坤位上、则坤虽被中元木克、而先天巽木、却是得令。后天之巽、在先天兑位上、则兑虽克中元巽木、而先天兑金、却是得令。后天之巽、在先天兑位上、则兑虽克中元巽木、而先天兑金、却是得令。故中元坤兑二位、亦系先天之吉、可以云旺也。

如一白司上元、而六白同旺。四绿居中元、而九紫同兴。七赤居下元、而二黑并戌。即图一六共宗、四九为友、三八为朋、二七同道之意。图可参书、不信然乎。

此申明图可参书前句。洛书一白乘上元之旺、河图乃一六共宗、故一旺而六亦旺、而中元之四九、下元之七赤、亦同此义、皆可类推、而以图参书也。

或一白未得运、而局之生旺财方、有六事得宜者、发福亦同、水为上、山次之、高楼钟鼓殿塔亭台之属、又其次也。再论其山、有山之六事、如门、路、井、灶、之类、行运与否。次论其层、层有层之六事、或行大运、或行小运、俱可言其荣福。否则將六事布置、合山与层及其间数、生旺则关煞俱避、而河洛二运未交、仅可言其小康也。

论一白总归河洛二运上、此承上而言也。局之六事、是外六事、层之六事、是內六事、本文自明、不必作山论作水论也。六十年一周为大运、二十年一易为小运。六事放在局与山层间之生旺方、不犯官煞、一交河洛二运、发福非常、若未交、只小康而已。

至若干支纳音之生煞、有统临专临之异、而每太岁入中宫、并详生旺、管山星宿之穿宫、有逆飞顺飞之例、而每岁禽星入中宫、同参生克。八门加临非一、九星吊替多方。

六甲者、甲子、甲戍、甲申、甲午、甲辰、甲寅、是也。三元者、上元、中元、下元也。上元甲子六十年、中元甲子六十年、下元甲子六十年、但泊宫不同。故曰各异、若泊中宫干支纳音、即下文一年一易也。如上元甲子起坎、即逆数至中宫、得已已木纳音也。中元甲子起巽、即將本宫逆数至中宫、得壬申金纳音也。下元甲子起兑、则逆数至中宫得丙寅火纳音也。为木为金、为火、不同、故曰各殊也。惟星宿之穿宫、与禽星论生克、因古今岁差之大、不必同参、八门加临可用。

如上元一白起甲子十年、已已在中宫纳音属木、甲戌十年、戊寅在中宫纳音属土。中元四绿起甲子十年、壬申在中宫纳音属金。甲戌十年、辛巳在中宫纳音属金。下元七赤甲子十年、丙寅在中宫纳音属火。甲戌十年、乙亥在中宫纳音属火。

上元甲子从一白坎起、逆轮至中宫、乃巳己也。中元甲子从四绿巽起、逆轮至中宫、乃壬申也。下元甲子从七赤兑起、逆轮至中宫、乃两寅也。

每年先以中宫纳音、復以所泊宫星、与八山论生克、所以谓统临之君也。

上言统临、至此已逐段申明、此处言先以中宫所得纳音、与八山五行较生克。又以八山逆轮所得纳音、与八山五行较生克。如乾山是金、中元甲子起巽、逆轮至中宫、是壬申金音、则此十年金与金旺。如甲辰十年、是戊申土音则此十年土生乾金、为生为旺也。余可类推。按纳音每十年一易、又有本山纳音之法、如上元甲子在坎山、甲子纳音金、生山水、乙丑离泊、金受山克、丙寅泊兑、火克山凶、是为泊宫星纳音。上端所列、三元入中宫星、將纳音与八山较其生克、以定十年之休咎、乃为统临之法者也。

何谓专临之君、即六甲旬飞到八山之干支也。三元各以本宫所泊、随宫逆数。数至本山、得何干支、入中宫顺飞、以轮八山。生旺则吉。退煞则凶。

上论统临、此论专临、君临者、主星之临也。如中元甲戌旬、得辛已金音入中。乾山比旺吉矣。又將辛巳在中宫顺轮、轮到乾山得壬午木音、即受乾山之克、则是年福力减轻、余可类推。此段原文他本飞字作布、而以轮为论、大失本义、今据古本更正。

统临专临皆善、吉莫大焉。统临不善而专临善、不失为吉。统临善而专临不善、未免为凶。然凶犹未甚也。至于统临专临皆不善、祸来莫救矣。

统临专临、固有吉凶之分、然先后轻重、自有不同、特为举出、归重专临。为统临专临之结论也。沈注谓、作者于紫白知其一而不知其二、詆为以伪术欺世、而作游移饰语、不知统专吉凶之比、在术数中五行生旺、克泄互相损益而判断、类多如是、何得谓为欺世饰语?沈氏讥为三白宝海之流亚、而不知其本身也。

至于流年干支、亦入中宫顺飞、以考八山生旺、如其年不得九星之吉、而得岁音之生旺、修动亦吉。

八山俱有流年九星、飞入中宫、顺飞八局各有生旺退煞之辨、倘此年到八山不吉、而太岁干支之纳音与八山相生、修理动作亦吉。是流年干支重于九星、亦犹上之专临重于统临也。此曷以故、如属甲子年、即將甲子入中宫、乙丑到乾、丙寅到兑、顺飞八山、將纳音与八山较其生克、如坎山属水、甲子纳音是金、乃金生水故吉。乙丑在乾、乾系坎山二黑、二黑属土、乙丑纳音亦金、则为泄气。八山俱从此推、屡多奇验。沈氏又注为全局不吉、流年虽吉、亦不免于凶。若然、则八山已成定案、岁音生旺、皆无所预、宁有是理耶。此正孟子所谓、詖辞知其所蔽也。此段申明前太岁入中宫二句。

禽星穿宫、则当先明二十四山入中宫之星。巽角。木。辰亢。金。乙氐。土。卯房。日。甲心。月。寅箕。水。尾。火。艮斗。木。丑牛。金。癸女。土。子虚。日。壬危。月。室。火。亥壁。水。乾奎。木。戍娄。金。辛胃。土。酉昴。日。庚毕。月。嘴。火。申参。水。坤井。木。未鬼。金。丁柳。土。午星。日。丙张。月。翼。火。已軫。水。各以坐山所值之星为禽星。入中宫顺布、以论生克。但山以辰戌分界、定其阴阳。自乾至辰为阳山、阳顺布。自巽至戌为阴山、阴逆轮。星生宫、动用与分房吉。星克宫动用与分房凶。

此申明以前管山星宿句。本文自明。

其流年之禽星、则以值年星入宫飞方。阳年顺行。阴年逆行。而修造之休咎、于此可考。

此段申明前每年禽星二句。流年禽星、俱从支上起、至支竹匠属之星、与前二十四山十二地支所属之星无异。如子年则以虚宿入中宫、以子寅辰午申戌为阳年、顺布。以丑卯已未酉亥为阴年、逆轮。夫禽星以二十八宿定名、而穿宫入中值年、理虽有当、惜乎、廿八宿度数、与廿四山宫位、今昔不同、而穿宫入中自异、须知廿八宿之运行、每年东行约五十一秒、则七十年差一度有奇、二千一百一十余年、可差一宫。古今差距之大、何止一宫、故因此时未可適用、参阅拙著、七政四余星图析义、第一百五十八页至一百六十七页、则自明矣。

八门加临者、乾山起艮、坎山起震、艮则加巽、震则从离。巽从震、离从乾、坤坤、兑兑、以起休门、顺行八宫、分房安床、独取开休生为三吉。

八门者、休生伤杜景死惊开也。加临者、加于八山也。如乾山加艮、是乾即休门、震即生门也。取休开生为三吉者、如一白坎为休、六白乾为开、八白艮为生、以白为吉也。八门五行、随八卦而起休、隶坎属水生、隶艮属土、至开隶乾属金。看其所隶、而知其门。

又有三元起法、上元甲子起乾、顺行四维、乾艮乾顺、周而復始。中元甲子起坎、顺行四正、坎震离兑。下元甲子起艮、顺行四维、艮巽坤乾。

此段说明三元起法、在上元、则甲子年休门起乾。乙丑年休门起艮。丙寅年休门起巽。丁卯年休门起坤。戊辰年休门起乾。顺行四维、四维者、四隅者。余可按年类推。至于每年轮法、阳顺阴逆、阳山顺布、阴山逆布、分布八门也。

论流年系何宫起休门、亦论其山之阴阳顺逆布之。如寅甲为阳、阳主顺、乙卯为阴、阴主逆。但取门生宫、宫门比和和为吉、宫克门次之、宫生门则凶、门克宫则大凶。

此言起休之法、从顺逆排布、如甲子年休起乾、其年寅山系伤门、伤隶震木、为门克宫。甲山系杜门、杜隶巽木、为宫比门。卯山休起乾、逆轮、死门在震、死隶坤土于卯山为宫克门。如乙丑年休起艮、阳山从艮顺布休生等门。阴山从艮逆布休生等门。此申明以上八门加临句也。

九星引替者、如三元白星入中宫飞布、俱谓之引、而年替年、月替月、层则替方、门则替之属、皆以名之。

此申明前九星引替各方句、而总提下引替各法。

如上元甲子年、一白入中宫、轮至子上、乃岁支也。系六白即以六白入中宫、飞布八方、视其生克、而支上復得二黑、是年替年也。又如子年三月、六白入中宫轮至辰上、乃月建也、系五黄、即以五黄入中宫、轮至辰上、乃是四禄、此月替月也。如二层屋下元辛亥年、五黄入中宫、六白到乾、以六白入中宫、轮布八方、以论生克、是层替方也。又如三层屋、二黑居中、而开离门、则六白为门星。下元辛亥年、五黄入中宫、轮九紫到门、克原坐六白金星矣。復以九紫入中宫、轮数八方、而六白到坤、及第七间、是门替间也。此河图之妙用、循生迭起、运合灾祥、无不可以预决。

此举年替年、月替月、层替方、门替间各法、依顺逆轮布、为灾为祥、无不可以预决也。

 

紫白赋辨正.下篇(三元紫白入中表)

四一同宫、准发科名之显

以宅星入中宫、查四绿落在何宫、次以流年太岁入中宫、轮到一白到四绿处所、即为四一同宫、发科名之显者利考试而获荣显也。盖一白为官星、主仕宦、四绿是文昌、主科名。例如兑宅艮门、每逢一白之年、四一同在艮位;巽宅坤门、每逢七赤之年、四一同在坤位;坎宅中宫、每逢四一之年、四一同在中宫是也、举一反三、帖然明白。沈祖县注此、拘于天地盘山飞轮之说而断。以为失令。四一主淫荡、则失之远矣、其实得令失令、须明拙著、『钥法』、并非以天地盘山向飞轮之说而可定也。

按銓选之法、古今递变、三代以前出于学、战国至秦出于客、魏晋出九品中正、隋唐明清出于科举、民国以来、出于学校。术书所称科名、今即指考试及格而言、读者触类旁通、毋泥于名词之下可也。臂之在职者、则主高迁、庶俗者、则主遇贵、商贾者、则主获利、业农者、则主进业、僧道者则主加持、观此、则知不可执于科名之显而断。

七九穿途、常遭回禄之灾

穿途者、穿其入宫之途也。先以宅星入中宫、次以流年太岁入中宫、若本宅或九紫遇流年之七赤、或七赤遇流年之九紫、同泊此宫、是谓穿途。如其方位又犯本年某月丙丁火星、一经修作冲动、则不免于火灾。城市大村、以该市村中间为中宫、论其方道、与一栋屋论间同也。地方遭火、如六白被离水太盛、七赤被乾兑水太盛、八白被艮水太盛、九紫被艮兑水太盛、无有不被回禄者、不仅犯九紫七赤同宫、及丙丁火星相值为然、惟逢七九穿透者为尤甚耳。若谓九七同宫、其方宜空、见水可免、则不知水盛亦可为灾之义矣。沈氏谓玄空秘旨云午酉逢而江湖花酒、乃別有所指也、与此条意义无关。

二五交加而损主、亦且重病

交加者、以本宅入中宫、亦以流年太岁入中宫之谓也。如逢二黑五黄、同宫互见、宅主虽不住其间、亦感耗损、若住其间、则更不离茶鐺葯灶矣。

三七叠临而盗劫、更见官刑

师青曰︰震兑同宫、一之为甚、交临叠至、其患益滋。盖金主刑、木逢金、非刑即折。三碧七赤、因为九星中最惹是非者也。如本宅与流年相遇同宫、则在家者被盗见灾、不在家者亦將因劫而兴官讼、甚至罹祸无穷。此总言九星同宫、分別吉凶也。

盖一白为官星之庆、牙笏文章、四绿为文章之祥、天辅太乙。还宫復位固佳、交互叠逢为美。

一为官星、四为文章、文章为科第之阶、仕宦因文章而显。故四得一而交互叠逢为美、一得四而还宫復位亦佳。但每年中八宅、一宅一向、不能多遇。一四同宫、亦只一宅一间耳。此条文义甚明、其论四一同宫之美、上下何等联贯。沈注、若以復位为伏吟、主不利、虽逢四一、亦作不吉论、未免节外生枝、不喻斯旨矣。

是故三九、九六、六三、岂惟乾离震攀龙有庆。

以下数节、均为四一同宫之论。三九乃三碧之年、九紫之宅;九六乃九紫之年、六白之宅、六三乃六白之年、三碧久宅。以三碧入中宫、间是四绿、旋以离宅之九紫入中宫、乾间是一白、故离宅乾间、为四一同宫。以九紫入中宫、离间是四绿、旋以乾宅之六白入中宫、离间是一白、故乾宅离间又为四一同宫。以六白入中宫、震间是四绿、旋以震宅三碧入中宫、震间是一白、故震宅震间亦为四一同宫、此言本宅八卦排其间也。

而二五八之间、亦可蜚声。

此言中宫向上飞星、二五八当旺之局。所谓二者、横论离宅第二间也、五者、横论乾宅第五间;八者、横论震宅第八间也。再申言之、三碧之年、第二间是四绿;九紫之宅、第二间是一白、此五间屋排五间论也。九紫之年、第五间是四绿;六白之宅、第五间是一白,此七间屋排五间论也。六白之年、第八间是四绿;三碧之宅、第八间是一白;此九间屋排第八间论也。凡此意义、灼然能明、沈注、反谓此三节、为前人所未道破、何不思之甚也。又注攀龙有庆亦可蜚声八字、恐非原文云云、则更见其读书不求甚解、囫圇吞过、盖此两节紧接上文而来、「是故」两字、承上转下、明白晓畅。上文既谓「復位固佳、叠逢亦美」、则下文之「有庆」「蜚声」正相泊合也。

一七、七四、四一、岂但坤艮附凤为祥

「一七」者、兑宅艮门楼也。「七四」者、巽宅坤门楼也。「四一」者、坎宅中宫也。「坤艮附凤祥」者、言一白之年入中宫、四绿在艮、七赤之宅入中宫、一白在艮、则兑宅艮门楼、遇一白之年而为祥、七赤之年入中宫、四绿在坤、四绿之宅入中宫、一白在坤、则巽宅坤门楼、遇七赤之年为祥;四绿之年入中宫、四即在中宫、一白之宅入中宫、一白即在中宫、故坎宅之中宫、遇四绿之年、而附凤可期。

而四七一之房、均堪振羽

房者、卧房也。一白之年入中宫、第四位艮间是四绿、兑宅七赤入中宫、第四位艮间是一白、是为兑之第四间、为四一同宫。七赤之年入中宫、第七位坤间是四绿、四绿之宅入中宫、第七位坤间一白、是为巽之第七间、为四一同宫。以四绿之年入中宫、而四绿即在中宫、以坎宅一白入中宫,而一白即在中宫、是为坎之第一间、为四一同宫、故曰「四」「七」「一」之房、均堪振羽、可得吉庆而受福。按沈氏所据本、上句九「一七七四四一、但坤艮中附凤为祥」、与师青所据本比较、闕一「岂」字、以致意义迴殊。与下句「均」字、不能呼应关合。则上下不属、词意均不协矣。

八二、二五、五八、固在兑巽坎、登荣足贺。

此论一四大势、某年某方大利、非专指一宅而言。八白之年、二黑之山、与二黑之年、八白之山、一四均在兑方之宅、故曰「八二」。二黑之年、五黄之山、与五黄之年、二黑之山;与中宫排之、一四均在巽方之宅、故曰「二五」。五黄之年、八白之宅、与八白之年、五黄之宅、以中宫排之、则四一均在坎方之宅、故曰「五八」。凡此三者、同为一四应运、均主有登荣之喜。

而三六九之屋、俱是荣显。

此就屋之层进而论、皆以四一同宫为主。如三进就是现代新式楼宇之第三层、层数须从地库计起、八白之年、一白在第三、二黑之山、四绿亦在第三、故第三层得四一同宫。六进屋即名六层、五黄之年、八白之山、第六层得四一同宫。九进屋即今之九层、五黄之年、二黑之山、故第九层得四一同宫。诚如是、其家必臻荣显。

沈注、谓其原文、被后人改窜、沈氏未知何所据耶、不仅为无根之谈、且昧于一四同宫之义。不知原著发挥之基础、其所论列、始终一贯、且常有验、不必置议。

遇退煞以无嫌、逢生旺而益利、非独运宅局可以参观、抑且年与运尤须并论。

「退煞」、指上元乾兑艮离四卦、若遇四一同宫之位、亦可平安吉利。「生旺」指下元乾兑艮离四卦若遇四一同宫之位、当可亨通大利。「参观」、「并论」者、言宅局要合、流年吉照亦要合、局既合运、元运与年运亦要合、须多面以观之意也。凡此皆就一四同宫立说、而沈祖緜则以四一为误、谓六运四运之艮寅山、二运之未山、皆到山到向、八国虽有退杀、亦可无嫌、查八国二字与原文无关。

运有双逢分大小、岁交加会辨三元。

大运者、上元中元下元也。小运者、上元一运二运三运、中元四运五运六运、下元七运八运九运也。又如一元之运、分甲子、甲戌二十年、甲申、甲午二十年、甲辰、甲寅二十年、原有大小三元、各司其会。其中交加之岁、仍照大小司令、辨其三元之得令失令、遇生旺则兴、遇死退则败。此拙著楼宇宝鑑第二章钥法经已详矣。大小二运、皆是一白、或大小二运、皆是四绿、各曰双逢。三元花甲、递相交接。故上元甲子起坎、一白逆行、中元甲子起巽、四绿逆行、下元甲子起兑、七赤逆行、乃流年之小运、大小运同临、即谓双逢、分大小也。

但住宅以局方为主、层间以图运为君。

凡论住宅、应先论其局与向之得令、次论其方之生旺有气。如一白当令、即將一白运中论山论水。如以运合、再得一白方居位、方运并合、必主大发、故以局方为主。层间以图运为主君。遇有相合者则发。如遇一层一间、一乃属水、如遇五遇中、庚子十二年属金、逢金为生、遇甲子十二年属水为比和、皆为旺运。主合家利。原文既举其总、又言其分、局方层间、昭然揭示、何等明白。沈注、却指为误、不应分而为二、然则所谓「为主」者、其为衍文乎。

当考坤局兑流、左辅运临、而科名独盛。

此言上元坤山艮向、艮水坐左辅、特朝出兑、合地二生火、天七成之之局。当甲辰甲寅二十年。左辅艮水为震之催官、故曰科名独盛。

艮水庚水、巨门运至、而甲第流芳。

此言下元艮山坤向、坤水坐巨门出震、合天三生木、地八成之局。当甲子甲戌二十年、巨门坤水为兑之催官、故曰甲第流芳。

下元癸卯、坎局之中宫发科。岁在壬寅、 兑宅之六门入泮。

前朝考试制度、称乡试举人为登科、称县试庠生为游泮。下元壬寅年流星五黄入中宫、六白在乾、兑宅七赤入中宫、六白在乾、则是年兑宅乾间、得三白合局、亦能入泮。科名有大小也。

故白衣求官、秀士请举、推之各有其法。而下僚求陞、废官思起、作之亦异其方

此总论四一同宫之騐也。求官重一白官星、求名重四绿文昌、其法其方、各各不同。如其间有四一同宫者、即择其间居之、自可成名得官矣。学者须记得清楚、自然胸有成竹。

第以煞旺须求生旺、或小堆大塔、龙极旺宫加意。

元运有时而变、煞运亦随而易、故于煞旺生旺、最要审察。如以坎宅之生气在巽、为文昌吉方、小堆大塔、万年不改、岂能泥守一方、故须加意以求其合之义也。

然而制煞不如化煞、或钟楼鼓角、局山生旺施工。

制煞不如化煞、制之有时亦凶、化之则能转吉。如煞在震巽坤坎、则建屋栽树以避之、避之即化之也。若于其方作钟楼鼓阁以镇其煞、则煞愈盛而祸莫遏矣。故于局山中应审其生旺方施工、不宜于煞方施工、此为相宅之要义、必须详察。俗师以游年之祸六绝五为煞方、生天延吉方、如坎之吉在巽、用钟楼鼓阁制乾兑坤艮之弓灰、或以宅主之年月日时、用水局化之、皆不通之论也。

若夫七赤为先天之火数、九紫为后天之火星、旺宫单遇、动始为殃、煞处重逢、静亦肆虐。或为廉贞叠加、都天再临、须分动静、赤紫廉火维钧。

七赤九紫廉贞、回禄之山也。宅不宜配、然亦有动静之不同、若旺宫单遇、不动亦无妨、倘逢煞方、虽静亦难免于肆虐。苟五黄廉贞并至、又值都天加临、则无倖免者矣。

是故乾亥方之水路、宜通不宜闭、通而闭之、登时作崇。右弼方之井池、可凿不可填、凿者填之、随手生嗔。

此言上元坎宅喜先天乾方有水也、路宜通而井宜凿。

庙宇刷红、在一白煞方、尚主瘟火。

上元离方、照墻刷红、其象属火、是一白之煞方。一白属水、本可制火、但在煞方、庙宇尤须注意、否则不免于瘟火矣。

楼台耸阁、当七赤旺地、岂免灾凶。

下元七赤方、七赤乃先天火数、甲子甲戌二十年、七赤方不宜高耸楼阁、若遇五黄之年、难免火灾之殃。

建钟楼于煞地、不特亢旱常遭。造高塔火宫、须知生旺难拘。

煞地不宜钟楼、火宫指离之方位也。然亦要七九交加之年、方有明騐。若离方高塔、造于下元之时、文明蔚起、若造于上元之期、则是煞方、不宜高塔、故曰生旺难拘矣。难拘者、不能执一而论也。

但逢二星、同七九到、必然万室齐灰。

此言本宅星与流年星、于七九之年、同到其方、则烈燄飞腾、为祸必矣。

巽方庚子造高阁、坎艮二局尽燬、坤局之界无侵。

上元庚子年、一白入中宫、九紫到巽、坎宅一白入中宫、九紫到巽。故巽方修造高楼、坎宅尽燬。上元坤宫、虽系庚子年七赤到宫、而无九紫同到、故无侵焉。

巽上丙午兴杰阁、离兑巽中皆烧、艮在远方可免。

中元丙午、七赤入中宫、故中宫被火。九紫到兑、故兑亦火。二黑到离、先天火数、离亦被火。巽本九紫火宫、此时造阁、必主火殃。艮得一白飞到、故远可免。

须知明证、可以避祸。

以上为申明七九穿途句。

五黄正煞、不拘临方到间、常损人口。二黑病符、无论小运流年、多生疾病。

二黑五黄、乃恶土凶星、不宜至间到中。若至间到中、则不利甚矣。如公元一九六九年己酉、此年值中元、四绿入中、顺数五黄在乾、若住在宅之西北乾位之房、则不利、此年二黑在震、若住在宅之正东震位之房则亦不利。若值修动、愈见疾病。

五主孕妇受灾、黄遇黑时出寡妇。二主宅母多病患、黑遇黄至出鰥夫。

五黄阳土、二黑阴土、均主肚腹、故孕妇应灾。黄土加黑土、是阴压阳也、故出寡妇。黑土加黄土、是阳压阴也、故出鰥夫。但从宅星入中宫、流年星入中宫、查其是否同到。若二五均在煞方、与所住之人相克、其验更著。仅有五而无二、则不妨矣。

运如已退、廉贞逢处灾非一、总是避之为艮。

如吉运已退、逢五黄到间、又与本命相克、急宜趋避防灾。

运若未交、巨门交会病方深、必然迁之始吉。

巨门交会者、二黑巨门同在二宫也。若吉运未交、仍在二黑之宫、虽巨门为吉星、究以土克水命而见凶、宜择吉处迁避始吉。此申明以上二五交加句。

夫蚩尤碧色、好勇鬭狠之神。破军赤名、肃杀剑锋之家。

此言三碧七赤二星有大煞之性也。

是以交剑煞兴多劫掠。斗牛煞起惹官刑。

交剑煞者、七赤破军、遇六白、武曲见乾金交战也。斗牛煞者、三碧凶恶之星、遇坤艮木克土、故因争鬭兴讼而遭官刑。

七逢三到生财、岂识财多被盗。三遇七临生病、那知病愈遭官。

我克者为财、但七赤是贼星、宫星七赤金、遇流年三碧木、金克木为财、故虽得财而被盗劫。三碧形成战鬭、宫星三碧木、遇流年七赤金、两相克害、故主多病、病愈亦遭官刑、亦斗牛杀也。

运至何虑穿心、然而煞星遇旺、终遭劫贼。身强不畏反吟、但因坐神一去、遂罹官灾。

此为申明三七叠逢之句。盖屋局虽吉、而流年煞星、同太岁诸般会临、是为穿心煞、劫贼之祸、终难避免。如屋局七赤当令、遇生旺之运、则不畏三碧加临矣。而流年吉神之助神不到、凶星別有加临、是为反吟、仍难免于官灾也。

要知息刑弭盗、何须局外搜求。欲识病愈延年、全在星中討论。

此为总提吉凶俱在星局之结论。大凡盗劫病患、及一切灾害、固由宅局之不善、而二五交加、三七叠临、九七穿途等凶、关于年星者尤重。若为四一同宫、则家道兴隆、后昆秀发、皆趋于吉。流年祸福、不外于元运祸福者明矣。断间之法、即在于此。

更言武曲青龙、喜逢左辅善曜。

武曲六白、乾金也、左辅八白艮土也、如宫星坐金星、喜流年艮土星以生其宫也。

六八主武科发迹、不外韜略荣身。

如宫星武曲、遇流年左辅、谓之星生宫、故主武。

八六文士参军、或则异途擢用。

如宫星左辅、遇流年武曲、谓之宫生星、主文人任武职、或擢用出于异途。

旺生一遇为亨、死退双临不利。

旺星生星、或六或八、若得一星到宫、生宫足矣。死者退者、克害之星也、在局上既为死为退、虽遇六遇八、双临亦凶。他本有作死退双临乃佳者、死退安得佳耶。

九紫虽司喜气、然六会九、而长房血症、七九之会尤凶。

九紫为生子之星、但因宫星是六白金、流年遇九紫、火来克金、乾金六白也、乾为老父、应主长男血证、若不逢九紫、而逢七赤、亦与六会九同患。按七赤兑金也。兑戈少女、乃属破军恶曜、一遇九紫火、来克兑金、故尤凶也。

四绿固号文昌、然八会四而小口损伤、三八之逢更恶。

宫星八白属艮、艮为少男、流年值四绿、木来克土、故聪明之子有损。三碧禄存乃凶恶之星。比四绿文曲水性更猛、故聪明之子、一病莫救。沈注、徒为曲解、何不思之甚也。

八逢紫曜、婚喜重来。

八逢紫曜、为八白宫星、遇九紫流年星、以火生土、离为中女、艮为少男、宫星并旺、不是婚喜、便主生子、二者必居其一。

六遇艮星、可以尊荣不次。

宫星六白、为吉曜、得流年八白左辅善曜、金遇土生、相得益彰、故主晋陞不次之尊荣、而百事咸昌者也。

如遇会合之道、尽同一四之騐。

紫白赋以一四同宫为纲领、凡所议论、不离其宗。宫星两善则以一四同宫为断、必有奇.騐、此承上六八言、喜其相生也。沈注、谓此篇拘于一四同宫立论、疑原文为后人窜改、又疑一四两字为山水之误、其于本赋宗旨、显见尚有隔阂。若以一四为拘、改论山水独不拘乎。

若欲嗣续、惟取生神加紫白。至论帑藏、尤看旺气与飞星。

流年星生本宅星、如宅星八白、流年星九紫、以火生土、是为生神、主发丁。若飞来之星、皆紫白吉曜、得其旺气、主发大财。

二黑飞乾、逢八白而财源大进、遇九紫而螽斯蛰蛰。

坎宅一白入中宫、飞二黑到乾、遇流年七赤入中宫、飞八白到乾、替星九紫到乾、则住乾间者、是年不惟大有之年、且可获螽斯之庆。

三碧临庚、逢一白而丁口频添、交二黑而青蚨闐闐。

坎宅一白入中宫、飞三碧到兑、逢流年八白入中宫、飞一白到兑、则添丁有喜。交流年二黑入中宫、飞四绿到兑、会三碧为旺气、焉得不获大财耶。

先旺丁、后旺财、于中可见。先旺财、后旺丁、于理易详。

丁财之旺、有先有后者、凭于流星。如生星先到、旺星后到、则先发丁而后旺财。如旺星先到、生星后到、则先旺财而后发丁。其理易详。何有天机不可泄漏之拘、沈注云云、洵如术士惯用口吻矣。

又上言「三碧临庚」者、言兑金得三碧木、我克他为财、得一白水运生木即添丁。交二黑者、流年二黑入中、言我既以金克木为财、兹又四绿会三碧、则主发财、但另有辨別者、不是二黑要临庚上、必以四绿之年入中、二黑到震亦是也。沈注「三碧临庚」谓庚字误、当作巽字、如以上理推详、可知庚字不误、所误者沈注耳。

木间逢一白为生、八白同临、而添丁不育。

震宅以三碧入中宫、飞一白到震、可云生子之星。奈因替星是八白到坎、致水被土克、则水不生木、而生我者又復为后来所制、故生而不育也。

火层遇木运得财、水局年来、而官灾不免。

火层者、屋之第二层也、木运者、五子之木运也、木火相生、故主得财。一运十二年、水年克火、故有官灾之事、不得与水生木、木生火并论。上两条、据古本考正、语既简明、义亦流畅。沈本合併为一条、又增添文句、反为赘疣、而以生克之为非、误矣。

但方曜宜配局配山、更配层星乃吉。

此言配合层星、与配局配山并重。如艮山坤向、乃土局土山也、宜分作两层、以火生土也。若土局而作三层、则木克土矣。是故配局配山、虽为方曜之善、仍待层星济美、始为贞吉之全。

间星必合山合层、尤合方位生光。

此言间也、山也、层也、必须配合得宜、乃成吉也。

盖在方论方、原有星宫生克之用、復配以山之生死、局之衰旺、层之退煞如何、而方曜之得失始见。

此为总结相宅之大旨。方位之吉凶、宫星之生克、山向之得令失令、层进有煞无煞、层之退煞如何、则为相宅必须明辨、孰得孰失、自有准确。倘闕其一、未为全美。

就间论间、固有河洛配合之妙、再合以层之高低、山之父子、局之财官奚若、而间星之制化聿彰。

此为总结论间之大旨。论间之法、先要查明其间是否合于八卦阴阳、次看其层进高低之孰吉孰凶、又查其本山本局之子父财官合与不合、而后再查本年流年星之或生或克。倘其间有不合之门路、亦须详审。能如是、始知所以制化、造一屋如此、改一门楼亦如此。夫制化者、正在河图洛书之配合、图书并举、互用可知矣。乃沈注但云河图、又谓「不必如此拘泥」、显见其为削足適履、以图自圆其曲解、实未审耳。

又此数节中、于层之配合、屡屡言之、可知其与配局配山并重。理之所在、顛扑不破、固非沈氏所能一笔抹煞者也。

论方者以局、零神朝揖、门路合度、详其內外维均、而富贵可许。

局者、当令之局也、言局与令之皆合也。论间者以运、年星叠至星来生宫、徵其旺气不失、而福禄永贞。

运者、三元之运也、言局与运之皆合也。如八卦乾位属金、九星则八白为土、此号宫星之善。

乾金遇八白、土生金为生方。

入三层、则木来克土而少财。

第三层属木、则八白虽至乾金、而因三层之木、制于八之土、不生乾金、故云少财。

入兑局、则星来生宫而人兴。

八白土入兑宅、则宫得星生、故人兴。

更逢九紫入木土之元、斯为得运、而财丁并茂、兼主科名。

九紫属火、元运值木、得木生九紫火、是运生星、元运属土、逢九紫火生土、是星生运、所以丁财并旺而又发科也。

如河图四间属金、洛书四绿属木、此图克书之局、入兑方、则文昌被克而出孤。

四绿木是文昌之星、入兑方而被金克、故虽有聪明之子、多被克损。

入坤局、则土重埋金而出寡。

坤局四间、属金虽好、惜坤土重而兑金薄、易被埋没、故少妇有寡居之患。

若以一层入坎震之乡、始为得气、而科甲传名、亦增丁口。

一层属水、故坎方见水为旺、在震方水生木为生、层方互为生旺、方为得气、发丁发贵、理所当然。

局为体、山为用。山为体、运为用。体用一元、天地动静。

本段为全赋之总结、作者將其重点、作扼要之敘述、学者应熟加体味。此节言立宅之道、要使本山本局与气运合于一元、体用兼备则天地动静可以操之于掌矣。沈注「以局为体、以运为用、山向为用中之用」、指此不合、而忘其前此所注︰「运之得失、全在山向」、则正以山为体、以运为用也。

山为君、层为臣。层为君、间为臣。君臣合德、鬼神咸钦。

此言一宅之中、层间要合法度、使其如君臣之间、虽有尊卑之別、而能鱼水相依、则一德同心、家道可以兴隆。按山局气运属于自然、层间制作属于人事、欲以人事配合自然、则相宅之道是尚。如坎卦、以一白入中顺布、观其生旺退杀、布至六事、其房床井灶俱合本山之生旺、河图之层数、相生相旺、克杀俱避、则谓君臣合德也。

局虽交运、而关八方之六事、六惧戊已廉贞叠加。

此言八方均忌黄黑也、若值黄黑上之位。居六事井灶等项。虽本局得元、而修动之中、亦怕动起诸煞、故修作最宜谨慎。

山虽逢元、而死退方之恶煞、犹恐灾罹天罡加临。

灾罹、即年之太岁。天罡、辰戌丑未也。本山虽在运中、而煞方又值当年太岁、诸凶降临、煞上加煞矣。故修作之时、应避免五黄戊己都天之类。

盖吉凶原由星判、而隆替实本运分。局运兴、屋运败、可从局论。山运败、局运兴、休以山凭。

此论山局并重、局运兴、水神当令也。屋运败、不当元运也。此杨公救贫之法、专以局山并重者也。

发明星运之用、启迪后起之贤、神而明之、存乎其人矣。

此为紫白赋篇之言、示意读者、必须学思并用、庶能不罔不殆、明其妙运。盖规矩可以示人、不能使人巧、若欲深入义理之微、推陈出新、知所通变、则繫于其人之慎思敏求。凡学皆然、固不止于此也。拙著楼宇宝鑑、远溯本源、臚陈各法、于相宅之学、虽不敢詡为权威、而一编在手、使人明古通今、自能相宅、其中体用、确有独步之处。兹將紫白赋之纷歧、逐一加释辨正、举枉措直、盖亦示人规矩之意、以免受曲解者之所惑。附录书后、俾与拙著参证、相互发明、固不失明古通今之一助也。